Top
首页 > 神木特快 > 神木新闻 > 正文

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遗迹 入选“全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神木新闻 华商头条-华商报 2017-01-11 10:23:37
[摘要]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2016年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在北京揭晓,我省神木县石峁遗址皇城台遗迹入选“2016年中国六项考古新发现”。

\

  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2016年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在北京揭晓,我省神木县石峁遗址皇城台遗迹入选“2016年中国六项考古新发现”。

  这次揭晓的“2016年中国六项考古新发现”分别是贵州贵安新区牛坡洞遗址、辽宁朝阳市半拉山红山文化墓地、湖北天门市石家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神木县石峁遗址皇城台遗迹、新疆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青铜时代聚落遗址、河南洛阳市西朱村曹魏大墓。另外还有7项入围项目,分别是内蒙古化德县裕民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凤翔县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山西太原市蒙山开化寺北朝佛阁遗址、上海青浦区唐宋时期青龙镇遗址、山西河津市宋金时期窑址、吉林安图县宝马城金代遗址、湖南桂阳县桐木岭明清时期矿冶遗址。另外还专门设置了国外考古新发现项目——乌兹别克斯坦明铁佩古城遗址。

\

  此次年度考古新发现评选,由我国最权威的考古、学术机构组织。省文物局表示,6项考古新发现和7个入围项目中都有陕西的考古项目入选,标志着陕西文物资源和考古发掘水平、学术研究能力在全国行业中的重要地位与影响力。

  据了解,神木县石峁遗址皇城台遗迹自东向西依次为广场、瓮城、南北墩台、门道等,出土龙山时代晚期至二里头时期的青铜刀、铜镞等,是中国早期铜器的又一次重要发现,反映了河套地区在中国铜器起源和传播过程中的重要地位。其中,皇城台门址瓮城外玉器的发现则再一次证实了石峁玉器的特有埋藏背景。完整的骨针“制作链”相关遗物的发现,表明皇城台顶部偏向西北某处可能存在制骨手工业作坊,为探索皇城台顶部聚落结构和石峁城址内部功能区划提供了重要线索。

  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为首次在雍城郊外发现,与古文献记载吻合,且时代最早、规模最大,事功能结构趋于完整的“雍畤”遗存,考古证明了这是由秦国国君和西汉多位皇帝亲临主祭的国家大型祭天之固定场所,这不仅是正史记载中关于在雍地开展的一系列国家祭祀行为之印证,而且成为从东周诸侯国到秦汉大一统国家祭祀活动的最重要物质载体和实物体现,对于深化秦汉礼制、秦汉政治、中国古代礼制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

皇城台遗迹考古发掘

皇城台呈底大顶小“金字塔状”

  神木县石峁遗址位于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的秃尾河北侧山峁上,属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遗存,也是我国已发现的龙山晚期到夏早期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

  “皇城台”为石峁遗址大型宫殿及高等级建筑基址的核心分布区,台顶有成组分布的宫殿建筑基址。皇城台周边以多达九级的堑山砌筑的护坡石墙包裹,局部墙体有以巨型石雕的菱形眼纹或石雕人头像装饰,整体呈底大顶小呈金字塔状。

  2016年石峁遗址皇城台发掘工作主要集中在门址处,发掘显示其主要组成部分自东(外)向西(内)依次为:广场、瓮城、南北墩台、门道等。

  广场向东外敞,呈长方形,南北长约63、东西宽约34米,面积超过2100平方米。瓮城位于广场内侧、南北墩台外侧正中,是一座石砌单体建筑,在其外侧墙根处发现完整玉钺两件,系铺设瓮城外的广场地面时埋入。南、北墩台位于广场内侧,分别与广场南墙和广场北墙相接,均为石砌外框包夯土内芯的建造结构,体量上北墩台要大于南墩台,南墩台顶部的层位关系揭示出其建筑年代可能要早至公元前2200至公元前2300年。门道位于瓮城内,以南、北墩台为界,遍铺平整砂岩石板,自外而内大斜坡向上攀升,保存较好,大部分石板上有清晰的摩擦痕迹。

\

  2016年揭露的三阶皇城台石砌包墙,保存完整的第二阶高约4米,每阶上均有排列齐整的“纴木”孔洞,大部分还有纴木外露,第二阶纴木洞有上下两排,下排洞口外竖立平整石板。

  考古专家认为,皇城台门址门前设置瓮城及广场的做法开创了我国都城正门结构的先河。

\

发现有铜器、石范、玉器等遗存

  在去年皇城台遗迹考古发掘中,还发现有铜器、石范、玉器及制骨遗存。石范有“一范多器”和“一范一器”两类,器形可辨环首刀、直背刀、锥。铜刀存尾部,刀背很直;铜镞完整,双翼有銎;铜锥完整,器形细长。从共存陶器来看,这些铜器年代为龙山时代晚期至夏时期。是中国早期铜器的又一次重要发现,尤为重要的是夯实了河套地区在中国铜器起源和传播过程中的地位。

\

  目前发现的陶瓦残片均出土于皇城台东墙北坡的“弃置堆积”内出土约200陶瓦残片,辨为筒瓦,最小个体数13件。最大残长34厘米。石峁陶瓦是公元前2000年前后发现数量最大、区域位置最北端的重要发现,对探讨中国早期建筑材料及建筑史具有重要意义。

  玉器出土再一次证实了石峁玉器的特有埋藏背景。从皇城台顶部弃置于西北角包墙处的大量兽骨中发现了完整的骨针“制作链”,骨针数量就超过了250枚。皇城台顶部可能存在着手工业作坊,以骨针、骨锥、骨铲等为主要产品,尤以骨针产量最大,为探索皇城台顶部聚落结构和石峁城址内部功能区划提供了有积极线索。

  考古专家认为,皇城台遗迹发现的铜器的石范,为探索早期冶金技术在中国的传播路线提供了关键的连接点。而数量可观的陶瓦的发现,暗示着皇城台台顶当存在着覆瓦的大型宫室类建筑,石峁陶瓦是公元前2000年前后发现数量最大、区域位置最北端的最早发现,对探讨中国早期建筑材料及建筑史具有重要意义。

华商记者 张小刚



浪去咧.gif

编辑:王斐

相关热词搜索: 木石 遗址 皇城

上一篇:陕西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1月13日起开始报名啦!速看 下一篇:神木一女大学生回家路上丢背包,警花快速帮找回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